16地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最多能休超过20天

16地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有的最多能休超过20天!看看你那有吗→

陕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

这也意味着在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五项社会保险之外,深圳将探索实施长期护理险这一全新的社会保险,为失能老人体面养老提供保障。

发挥社会组织在社区疫情防控和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中的积极作用。当前,疫情防控到了最吃紧的时候,同时复工复产也成为大趋势。中央要求,要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项工作。在疫情防控方面,中央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各城市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前沿阵地,在“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方面社区起着重要的阻击作用。社会组织、社工机构和志愿者生活在社区,生活在群众之中,在当前社区阻击战中,坚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积极配合基层党委政府工作,充分发挥自身贴近基层、贴近群众的优势,在参与社区防控中可以积极作为。例如,有的社会组织和志愿者走进社区开展防疫知识宣讲,为社区居民提供防疫咨询,并深入社区排查疫情;有的社会组织调节物资的供销渠道,及时提供民众生活的日常和急需物品,保障群众的日常生活;有的商业协会联合平台资源,对入驻产业园的中小微企业、电商企业实施房租减免政策;有的社会组织给予企业必要的经济援助、弥补其在危机中的损失,启动复工生产;还有的社会组织在社区及时解决疫情中的人际矛盾和社会问题,助力恢复社会秩序。

全国至少有16地出台政策

《条例》第二十一条明确,鼓励用人单位在老年人患病住院治疗期间,给予其子女以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扶养义务的人员一定时间的假期,支持其进行护理照料。

发挥社会组织为公众参与提供平台的作用。社会治理,公众参与是极为重要的一支力量。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不期而遇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社会公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造成危害,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较大的冲击。许多具有公共意识和公益精神的群众,迫切希望通过一定的公益渠道表达自己救灾的情感,展开志愿公益行动。社会组织可以带领组织成员依法依规展开救援,并为社会公众提供公益行动的平台。例如,有的社会组织发起专门公益募捐项目,为战“疫”提供可持续资金支持;有的设立基金捐赠款项,接受社会捐款用于采购医疗物资或支持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抗疫中要实施一些重要工程,需要服务支持,一些社会组织行业协会组织相关企业主动参与;当社区抗疫需要更多服务力量支持的时候,社会组织、社工和志愿者立即跟进。疫情防控阻击战需要大量的物资资源,各类社会组织发挥各自优势,努力聚合物资资源,源源不断输往抗疫前线。

〔向春玲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科社教研部教授〕

各地的护理假时长有所区别,此外,在湖北、黑龙江、四川、宁夏、广州等地还规定,非独生子女也可享受这一待遇。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至少有福建、广西、海南、湖北、黑龙江、淮安、广州、重庆、四川、河北、山西、河南、宁夏、内蒙古、云南、西安在内的16地出台了“独生子女护理假”相关的具体规定。

批准了《西安市养老服务促进条例》

别急,更多政策已在路上!

工作与尽孝难两全成为很多上班族,特别是独生子女面临的难题。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出台政策,鼓励用人单位给予员工护理假,或正在酝酿相关护理假制度。

这标志着“西安版”的子女护理假诞生

全国至少有16地出台了

综上,现代社会是各种风险多发的社会,这些风险带来的公共危机事件具有突发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危害性等特征。公共危机治理需要系统性、整体性思维。政府、社会、企业都是公共危机处理系统网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每个组成部分、每个环节都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作用,并相互协调和相互配合,形成合力来应对危机,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把疫情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即“固根基、扬优势、补短板、强弱项”,转“危”为“机”。针对这次抗疫中暴露出的明显短板和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化社会治理体制和应急管理体制改革,完善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体系,提高应对公共危机的能力。从政府来讲,需要加强政府与社会的联系机制、协调机制,防止因为各自为政、信息不通、效率低下而影响抗疫救灾的有效进行;需要加强和完善危机处理中法律法规机制建设以及评估机制建设,依法规范社会组织行为。从社会组织来讲需要不断加强自身队伍建设,提高救灾的专业能力、服务能力和综合素质;在组织管理上,强化科学化、合理化和制度化的要求,增强公益责任意识,完善自身的运行机制,防止信息不透明、运作不规范等问题发生;在常态化工作中,加强应对公共危机的演练和专业能力的培训,不断提高社会组织在应对公共危机中“服务国家、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能力。

“独生子女护理假”相关的具体规定

例如,去年底,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上,《南京市养老服务条例》三审通过。

去年通过的《深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构建高水平养老服务体系的决定》中也明确提出,探索独生子女护理假,减轻家庭照护压力。另外《决定》提出,探索建立多渠道筹资、可持续运行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发挥社会组织在危机信息收集和危机防控宣传中的作用。一般来讲,公共危机事件的来临具有突发性的特征,能否及时、准确掌握信息并迅速作出反应,是决定危机防控的关键。社会组织其成员广泛地分布在群众之中,其社会触角延伸到社会各个群体和各个角落。在公共危机处于潜伏时期,社会组织可以利用其极其广泛的成员基础,及时、广泛地收集危机信息,对公共危机事件起到预警作用;在整个抗击疫情过程中,各类社会组织可以及时反馈救治、防控等方面信息,协助政府对危机作出及时、准确的判断,从而制定科学的政策和有效的应对措施。同时,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是以往没有遇到过的,公众对之不甚了解,缺乏认知。相关专业的社会组织可以协助政府对广大群众做好疫情有关知识的宣传和疫情防控知识的宣传,告知群众做好正确的预防和自救,减少群众对疫情的心理恐慌和焦虑情绪,树立应对疫情的正确心态,增强群众抗击疫情的信心。

发挥社会组织有效整合社会资源的作用。在公共危机事件发生时,社会组织以及成员不仅仅是危机治理的对象,也是危机治理的主体。公共危机事件一旦发生,政府动用行政力量应对危机,但有时会出现协调失衡、行动不及时等情况。社会组织的灵活性、民间性、公益性使得它能够协助政府及时进行广泛的社会动员,凝聚社会民间资本,形成合力,抗击疫情。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极强,国家要求抗击疫情的有效措施就是停工停产,减少人员集聚和人员流动,最大限度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除了各级政府积极落实这一重要战略举措,社会组织中的有关行业协会也有效发挥引领行业的积极作用。例如电影领域协会要求各院线、影院采取临时停业措施;旅游领域的行业协会要求各旅行社暂停经营团队旅游;有的汽车租赁行业协会为疫情期间出车的出租车补贴,支持驾驶员参与抗疫;粮食行业协会向会员企业发出保价稳市场的倡议,有效稳定粮食市场;等等。

发挥社会组织对特殊困难群体的帮扶作用。新冠肺炎疫情突然降临,打破了所有人的日常工作和正常生活,而疫情中的孤寡老人、病人、儿童和残疾人等特殊群体面临着更大的困难和危机,他们需要更多的关怀与帮助。社会组织的公益性、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职责和使命,使得他们可以发挥专业优势和组织优势,更多关注在疫情蔓延中的孤寡老人、儿童、残疾人等困难群体,并给予必要的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特别是社会组织中的党组织和党员,在抗击疫情过程中,践行初心使命、强化责任担当,不仅在危急关头冲锋在前,而且对社区特殊群体和困难家庭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解除后顾之忧,在抗疫战中做群众可信、可靠的“贴心人”和“主心骨”,切实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